lu6.x

加拿大班夫国家公园:一千张面孔分之一

行者-BLOGBUS:


洛基山是几乎纵贯北美大陆心腹,是地球四十六亿年生命中重要的痕迹。由洛基山发源的十三条河,如血脉流动,将北美的灵气灌注入三个大洋。而依靠洛基山千变万化的地貌的,则有十一座国家公园,其中包括著名的美国黄石国家公园。在加拿大境内首屈一指的,则是天穹极光,弓河漫游的班夫国家公园。


班夫国家公园的成立可以回溯到到1887年,是加拿大第一座国家公园。在上世纪初,是欧洲富人的热门远足地之一。因为早春,去班夫小镇的一路上,农田仍然都还是收割后的休息期,并没有夏天那样广阔的葱郁。天气也不怎么给面子,一直到班夫镇上,雨雪也都还未完全消停。


班夫镇上人并不多,建筑风格和背靠洛基山让这个小镇散发着浓郁的北美味。街上人不多,是还没到周末的原因,所以小镇的节奏是让我很喜欢的舒缓。在小镇上随意逛逛,找到风停雨住的间隙,去硫磺山登顶碰运气。



说是碰运气,实际天气好与坏还不是都得上去。这张冰川观光车的照片,完全能说明此刻不能再糟糕的天气情况。



登顶硫磺山,要乘坐高差两千多米的缆车。这让我想起去年夏天在大屿山的低空“飞行”。与那时山海相接的和谐不同,去山顶脚下一路都是密布松林的冰雪山川。那一刻心里闪过的念头,有一些孤独,也有一些回归。或许是在人文历史丰富的城市和恬静精致的田园风光生活了太久,开始需要吸取一些偏于自然,偏于粗犷,而又和几年前的大漠孤烟不同,这些冰针和岩石完全没有扬尘和浮躁,而让人在乎的是冷静和坚毅。



山地的气候确实难以捉摸。结束前半程迎风而上的缆车之旅,在接近天顶的时候,飘起一阵急雪。还好准备了冬装,本以为要启用踏雪寻梅的剧本,天公却在一杯咖啡之后打赏了我们半个小时的蓝天的阳光。用网络上流行的话来讲,这就是“人品大爆发”(爆发太早结果在西雅图连着三天风雨交加)。


缆车终点站是一个游客休息站,供徒步登山的游客躲避和休息,而有人工修葺的木制栈道,直接通向一公里外另一座山峰的气象观测站。




徒步在这栈道上,沿途硫磺山两侧和班夫小镇的全景尽收眼底,如油画一般的美得太不真实,偶尔小型哺乳动物一闪而过,会让人觉得不够刺激,又有点期待见到黑熊。



走走停停随意的漫步,但也很快就到达气象站,回首来时路,缆车站在巍峨的山峰映衬下,像个大自然的可爱玩具。心里念念不忘的,却是打算要在未来再至此,体验一次徒步登山的快感。




每个栈道的平台似乎都是经过了精心设计,只要站在平台,就算随便拿捏也能出上两张自觉满意的照片。山下费拉蒙酒店背后的弓河是孔雀蓝的锦缎,在这绿林和白雪之中像丝带,将这美景化作礼物,留给每一个想要带这美丽回家的人。





在这一日与自然贴近的末尾,我们则到费尔蒙酒店里小憩,短暂体验这一百年前建立的苏格兰式城堡酒店。除基本的住宿餐饮和娱乐设施外,酒店在二层专门设立了一个小型博物馆,陈列了关于酒店历史的照片,画作以及酒店使用过的账本,器物。




在年初做行程规划时,关注了卡尔加里附近的野牛碎头崖,关注了向南三百公里的冰川公家公园,甚至关注了西边的省立恐龙公园,恰恰没做到班夫的功课。所以特别庆幸放弃了原有计划,造访这洛基山一千张面孔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面,这一向是我视为珍宝的旅行中的意外风景。


PS/在准备写班夫的资料的过程中,我突然欣喜的发现,我和隔着九千公里外的表哥,生活在同一纬度线上。尽管我们仍然生活在不同的文化和自然风光中,但仍然可手捧寒夜烛龙,共享玑璇瑶光。

屹青:

中環,香港




二零一五年一月




"Hey, may I take a photo? I just passed by and saw you here."


"Sure."


"Do you work here or sth?"


"No, Im waiting for my boyfriend. Those r your cameras? May I take photos?"


"No problem."

Rex岑悦-Saunato·LoFoTo:

与慕尼黑的十年之约(8张图)

意外地发现慕尼黑竟然有这么多美轮美奂的地铁站。如果不是两班地铁的间隔太久,真想在每一个站点都停下来。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再去慕尼黑,也许是十年之后?如果那会儿还有这样的兴致,我一定要拍下更多的地铁站。对了,还要到现场看一回拜仁慕尼黑对多特蒙德。

2015东京圈赏花推荐(4-6月)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樱花季过去,春天才是真的来了。每日沐浴和煦春风,看看周遭新绿,便想出去走走。在这个季节里,每家每户的院子里、每条街道的边边角角里都开满了色彩各异的鲜花。日本人长于造景,选一些背景宏大或是地形适宜的地方遍植花海,像富士山下的芝樱、日立海滨公园大海旁的喜林草之丘、富良野的薰衣草田等等。在这里我给大家总结一下这些年我去过或是听说过的首都圈的赏花胜地,如果这阵子在东京又恰好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看看。



 樱花 山梨县河口湖畔


花期:4月中下旬


樱花盛开在富士山下一直是我心心念念的景色。然而去年在四月下旬去了两次,都没能看到富士山的容颜。今年樱花季节又一次踏上河口湖沿岸,终于一睹这座完美锥形山体的容颜。雪线将山峦一分为二,像是一座山峰被戴上了一顶雪白的帽子。而山的倒影映衬在微风拂过的湖面上,身边樱花灿烂正当时。河口湖离东京很近,如果有时间的朋友这周可以去看看,应该到周末都还不错。照片拍摄于2015年4月16日。





 樱花 山梨县新仓富士浅间神社


花期:4月中下旬


有一幅日本旅游宣传时常用的照片,里面有富士山做远景,五重塔和樱花做近景。这里是富士急行大月线上距离河口湖车站四站的下吉田车站旁的神社里拍到的景色。从下吉田车站出发,徒步约五分钟可达三国第一山新仓富士浅间神社,再攀爬十几分钟台阶路即可到达山顶,从这里就可以远眺富士了。名字里的“三国第一山”在日本文化中体现的是富士山信仰在日本民族里的重要地位,他们觉得富士山是足可以超越中国五岳与峨眉,在中国、日本和朝鲜三国中排名第一的神山。除了欣赏富士山,这里也是极好的远眺场所,樱花盛开的山丘上望去,富士吉田市的城市景观尽收眼底。照片拍摄于2015年4月16日。




 芝樱 山梨县本栖湖旁


花期:4月下旬至5月底


芝樱是一种小巧的耐旱植物,在中国被称为丛生福禄考。因为其花朵如同樱花,但又匍匐于地上,故在日本被称作芝樱,并且得到了广泛的种植。每到四五月份,紫、白、粉等数种花色的芝樱被排布成各种图案,像大地铺了地毯一样。富士山本栖湖旁栽植的80万株芝樱借助富士山为远景,依托龙神池构建出了宏大又艳美绝伦的景色。照片拍摄于2013年5月5日。






 芝樱 琦玉县羊山公园


花期:4月中旬至5月上旬


与富士山下的芝樱类似,琦玉县羊山公园的芝樱地毯也十分精美绝伦。这里栽植着9种约40万株芝樱,依托丘陵地形构造出各种不同的图案,散步其中,春风扑面、色彩斑斓,十分值得一去。我今年会去这里参观,这里暂时用的是网上的照片。




 郁金香 神奈川县横滨公园


花期:4月


东京都周围有许多欣赏郁金香的公园,譬如说立川的昭和纪念公园、茨城的日立海滨公园等等。而位于横滨山市中心的横滨公园则是一处免费的赏花佳处。这里种植着69种约16万株郁金香,那些成片的紫、白、红、黄、橙、粉、黑色的花丛互相映衬,成为当地居民休闲散心的好去处。照片拍摄于2015年4月18日。








红藤/紫藤/黄藤/白藤 枥木县足利花卉公园


花期:4月下旬至5月中下旬。红、紫、白、黄四种颜色藤花绽放时间并不一致。


位于枥木县的紫藤公园,有150年树龄的大藤一株就可以成为像瀑布一样的花海。她们盛开的时候垂下几米长的藤花在最盛期几乎能够到达地面。然而我那阵子总是难以抽出时间,等到去时,藤花也已经式微。不过即使这样,所见已然让我欢欣鼓舞了。园长是一个极其爱花的人,每天都会写关于紫藤的日记,她把满园的藤花当做孩子来看待,我记得去之前有一天狂风大作,东京遭遇了一场小小的台风。而园长在日记里写到“昨夜一夜大风,我担心这些孩子们能不能撑下来。所以一到风雨停止的清晨,急忙披上衣服出去看。这些孩子居然还是那么的顽强,虽然有很多花已经被吹散到地上,但是她们的主干还是好好的伏在支架上,真是些讨人怜爱的小家伙呀。……”园长的日记让我感觉很温馨,这也是许多日本人对于自己生活中周围事物的态度。园里的藤花有四种颜色,红色、紫色、白色和黄色,单是紫色又有许多种不同的形态。去的时候偏晚期了,杜鹃已经衰落,紫藤也已经开始变得稀疏,但是白藤和黄藤却正开的灿烂。照片拍摄于2013年5月10日。








 喜林草/郁金香/水仙/油菜花/虞美人 茨城县日立海滨公园


花期:喜林草-4月下旬至5月中旬;郁金香-4月中下旬;水仙-3月下旬至4月下旬;油菜花-3月至5月;虞美人-5月


日立海滨公园是一个看花的地方,公园里一二月盛开圣诞玫瑰,腊梅;三四月有水仙,郁金香,樱花,桃花,雪柳,连翘和杜鹃;五六月有蔷薇,粉蝶花和罂粟花;七八月可见薰衣草,向日葵和百日草;九十月是份漫山遍野的大波斯菊和雏菊,外加上让山丘变红的地肤;及至每年的最后,园中又是落叶飘黄的景色了。园内有儿童乐园,也有烧烤场地等野炊设施,适合全家一起休闲。而公园里最值得一看的要数开满海边山丘的喜林草,这花又叫粉蝶花,英文名字Nemophila,是由希腊语的nemos(小树林)和 phileo(爱)组合而成的,她还有另一个好听的名字,baby-blue-eyes。天气晴好的时候,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爬到喜林草盛开的山丘上,蔚蓝的大海一望无际,海天地一色,堪称人间绝景。我拍照的时候运气并不太好,那一下午海雾弥漫,天空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只剩下一望无际的粉蝶花迎风摇摆。照片拍摄于2013年5月14日。









 杜鹃 东京都盐船观音寺


花期:4月底5月初


看过一张照片里拍的是被五颜六色的杜鹃丛围绕的小寺庙,第一眼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照片中的景色是大悲山盐船观音寺,位于东京都青梅市,是真言宗醍醐寺派的寺庙。但是因为时间不凑巧,一直没能亲自去欣赏杜鹃盛开的情景。照片取自网络。




 紫阳花 神奈川县镰仓明月院/长谷寺/成就院等地


花期:6月


镰仓位于神奈川县的南部,南接相模湾,北连横滨市。12世纪末,源赖朝消灭平氏,创立了镰仓幕府,镰仓也逐渐成为中世纪初期的政治中心。及至后来,镰仓已经拥有密集的寺庙和神社,规模可以与京都,奈良相媲美。其后随着镰仓幕府灭亡,镰仓也走向衰落。自江户时代开始,这里被开发为旅游胜地,有大大小小的寺庙和神社可以参观,也有海滨和岛屿风光。每年六月,幽静寺庙里种植的紫阳花会大片绽放。紫阳花在中国被称作绣球花,花色会随着土壤的酸碱性发生改变,而雨水让镰仓寺庙里的各出土壤酸碱不一,于是就有了紫色、浅蓝色、深蓝色甚至桃色的花。这个时间是镰仓最佳的旅游季节,当然游客也会很多。比较推荐的欣赏紫阳花的寺庙有北镰仓地区的明月院、净智寺以及长谷地区的成就院、长谷寺等等。照片拍摄于2014年6月20日。






此外,还有几处看花的地方可以考虑。


 薰衣草 富士山河口湖八木崎公园&大石公园


花期:6月下旬至7月中旬





 杜鹃 群马县馆林市杜鹃之丘公园


花期:4月中旬至5月上旬






最后,祝大家在春天里都能拥有如鲜花般蓬勃灿烂的情绪。

逃到西班牙去翘班(二十七)(完结)

mola很懒:






旅行结束了,游记也写完了,在快要跨过2014迎来2015的时候,我决定辞职了,终于要在这条不归路上走下去了。曾经有一万条辞职的理由在离开的时候,我却想和有同样想法的朋友说,倘若还没决定好下一步千万别草率走人,不然真的会沉寂,消磨意志之后就很难再振作起来。即使每天早出晚归得找个咖啡店坐一天,也不要和这个社会脱节,哀莫大于心死。


交出辞职报告的当天,和以前的同学们去唱歌,这么巧遇上了一家西班牙人开的小食店。我和店员说,今天特别惨,被老板辞退了,能不能给我的肉卷里多放点料。她调侃说要给我多放点洋葱,索性痛苦地眼泪鼻涕一起流。交谈之后,没想到我们意外地投机,她说她十年间换了十个工作,现在这份工作干了三个月。我问她上一次辞职的契机,她说老板不准假让她去旅游,回来就把老板踹了。想来实在霸气,好像跟我情况差不多嘛。难怪一旁的同学笑着说,我们俩简直找到了世上的另一个自己。


后来路过夜市摊在放《平凡之路》,我说我很爱这歌最近一直在loop,觉得完美演绎了我现在的心境。同学竟然嘲笑我,说我这样的生活也配“平凡”二字?我没有继续争执下去,但我真的就是想平凡点过着就好了。朝九晚五,偶尔看个电影看个话剧,压压马路淘淘宝,一年再能旅行两三趟,就蛮好的了。无奈收入只能够上温饱线,自由时间只能吃饭睡觉刷微博,连个我要的平凡都给不起。自认为按劳分配最公平,多劳多得有动力,抵不过奸商太可怕,惹不起那我就好走不送算了。可是真的离开后,也挺后怕的,瞬间连看不起的工资都没了,坐个公交车都得用存款,说好的千金散尽还复来,但找不到突破口整日抱着幻想家里蹲。


走一步算一步吧,我想学着Facebook上的请朋友们喝咖啡,给自己找个理由去看看许久没有见面的朋友,去另一个城市看看风景,指不定就知晓了路在何方。说到底,还是一个不安分的心,耐不住停歇的脚步,继续启程。


这是我的第一篇游记,没想过会写完,也根本没想到能碎碎叨叨地写这么多。本着对3这个数字的疯狂执着,硬是凑出了3的3次方篇章,大概也是舍不得就这么完结。我不确定下次旅行归来还有没有这样的坚持和能耐,因为我很懒嘛。但本我还是想把这个系列坚持下去的,只是下次的标题没有资格再提翘班了。



雍容致殇:

摄影本就是一件孤独的事情
人世间的许多烦恼许多恩怨纠葛
皆是因为学不会独处

之恩 - chihato:

『鸟の诗』


我们目送那渐渐消失的航迹云

却因为耀眼 不知何时起 总是脆弱的避开

从那天起一切都未曾改变

但所有这些 不会永恒不变

所以即使遗憾 我们只能分手道别

 

那只鸟儿虽然无法熟练展翅

但我相信 终有一日它能御风飞翔

难以抵达之处依然在远方

于是我将愿望深藏 悄然凝望

 

孩子们走在夏日的铁轨上

微风轻拂着他们的赤脚丫

远离了的孩童时光

随风而逝的 还有亲手放飞的希望

 

我们不停追赶着那快要消失的航迹云

从越过这片山丘的那天起 未曾改变 直至永远

率真如故的我们 一定能坚守如海神般的坚强

 

如旋转在那片天空下的风车叶

我们永远在追寻同一个梦

一直凝视着遥不可及的地方

还有藏在心底的鸟之梦

 

回望炙热的火车轨道

即使笼罩它的积雨云改变了面貌

我们依然不会忘记

那个季节残留的昨日回忆

 

我们不停追赶着那快要消失的航迹云

一直以来不经意间的默契 总让我们相视而笑

那率真坚定的目光 即使双手渗满汗水也永远不会放开

 

我们目送那渐渐消失的航迹云

却因为耀眼 不知何时起 总是脆弱的避开

从那天起一切都未曾改变

但所有这些 不会永恒不变

所以即使遗憾 我们只能分手道别


摄于佛罗伦萨


微博:@之恩和薩爾瓦托

Instagram: SALVATOREZHEN

微信:Salvatorezhen